湖北监利派1700辆汽车免费接送遇难者家属

参考消息网6月7日报道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6月5日发表了题为《中国沉船事故发生后,长江小城居民照顾刚刚丧失亲人的来客》的报道,编译如下:

当一艘客轮在湖北监利县附近沉没后,熊美虹(音)的中年业余舞蹈团马上行动起来。

每当夜幕降临,这个由30多人组成的业余舞蹈团就会在监利县的广场上跳舞,这一场景在中国的城市和乡镇里十分常见。但自一艘名叫“东方之星”的客轮在监利县附近的江面沉没后,该舞蹈团转变了它的活动方式。舞蹈团的成员现在在监利县唯一的殡仪馆以及其他地方为悲痛的客轮乘客的家属们做向导。

“我们为遇难者感到悲伤,特别是因为很多遇难者都是为了寻求一些快乐时光的老年人。”42岁的熊女士说,监利县的许多居民都行动起来了,“他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这场中国近年来最大的船难使监利县这个主要依靠农业的小城由“一潭死水”变成了繁忙的中心。1200多名“东方之星”乘客的家属和朋友来到了这里,另外还有数千名救援人员、军人和志愿者。

在当地的宾馆被住满后,很多当地的居民向刚刚丧失亲人的来客提供食物和床铺。4日晚上,约1000人聚集在这里的一个广场上进行烛光守夜,为沉船事故的遇难者以及他们的家属祈祷。

73岁的退休老人陈苏华(音)说:“政府以及监利县的人民对我们非常好,给我们提供了免费的住宿和食物。”陈苏华从南京赶到这里来寻找她丈夫的消息。

美国《赫芬顿邮报》网站6月5日发表了题为《在发生沉船事故的城镇,好心人提供住处、汽车和厨房》的报道,编译如下:

当“东方之星”号客轮那晚在长江上与暴风雨作斗争的时候,在距客轮最近的城镇上,夏叟贵(音)正在用力敲打一扇锁住的门来营救一位老妇人。38岁的夏叟贵是一名钳工,他穿过齐膝深的水来到这位老人局部已被淹的家。

谈及那晚的暴风雨,夏叟贵说:“雨下得太大了,也就1个小时的时间,雨就像是从水桶里被倒出来一样。”

第二天早上,夏叟贵一醒来就听见了新闻:一艘载有456人的客轮就在数英里远的地方倾覆,船上的乘客大部分是退休的老年人。

自那早以来,夏叟贵和数百名监利县的居民自愿贡献他们的房屋、汽车和厨房来帮助救援队以及涌入监利县的那些心烦意乱的乘客家属。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车主在他们车子的后视镜上系上了黄丝带,标志着这些车是“爱心车”,可以免费搭载救援队队员、乘客家属以及记者。

这两天,监利县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这种系有黄丝带的车。当地政府的一名发言人称,截止到4日,已有200辆出租车和1500辆私家车参与了这项行动。当地的一家电台还专门播放那些可以提供食物和住宿的当地居民的联系方式。

夏叟贵在接受采访时说:“对我来讲,同情不是你得花多少钱或出多少资源。同情是尽力而为,你有多大能耐,就出多大力。”

编辑:SN091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