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藏家数亿港元购回明成化鸡缸杯 随手倒茶喝

昨日,上海藏家刘益谦拎着一只拷克箱,把成交价超过2.8亿港元的明成化鸡缸杯从香港苏富比带回上海,经海关专用通道办完手续后,直接进入徐汇滨江的西岸艺术品保税仓库。昨天晚上,在接受晨报记者采访时,刘益谦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并表示这件鸡缸杯百年来一直在外,“今天终于回家,自己很荣幸成为内地第一个拥有它的人。”

今年4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品春季拍卖中,这件绘有公鸡、母鸡领幼雏于花石间觅食“天伦”图、小如掌中物的鸡缸杯以总成交价2.8亿港币拍出,刷新中国瓷器世界拍卖纪录,买家为上海收藏家刘益谦,此举轰动一时。相隔3个多月后,这件拍卖品终于顺利移交买家。

现场付款刷卡24次

刘益谦于今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会上以2.8亿港元拍得玫茵堂珍藏明成化斗彩鸡缸杯。7月18日下午,刘益谦现身香港苏富比进行交接手续,他采用刷卡付款,共在现场刷卡24次,每笔1200万港元。然后随身携带鸡缸杯于昨日返回上海,标志着史上最重要的中国瓷器之一回归中国大陆,这件鸡缸杯也将成为上海龙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刘益谦在香港苏富比的交接仪式上表示,不管鸡缸杯被中国的哪位藏家收藏,大家都是在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我能竞得它带回国内,是一种缘分和福分。我的愿望是它能一直收藏在龙美术馆,但最终还是要看看今后时代的变迁情况。”

入保税仓库省6000万港元

刘益谦表示,此次重金拍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对其设在徐汇滨江的龙美术馆西岸馆的意义较大。龙美术馆西岸馆的瓷器藏品配置了明清各个朝代的瓷器,独缺明代成化瓷器,鸡缸杯回归,使其收藏链更加完整。而进入艺术品保税仓库,既可为艺术品的存放提供保税服务,同时又为鸡缸杯在龙美术馆西岸馆的借出展示提供了保证。

此次鸡缸杯回家之路似乎一路顺畅。刘益谦说:“目前这个杯子放在香港跟我拿回上海保税区是一个概念,都并没有解决关税问题。今天如果不放在上海的保税仓库里,我可以把它作为个人货物,去海关登记,文物局备案,可以在上海放半年,半年以后还要离境,回到香港,然后,如此反复。那么现在有保税区这个概念后,我只需要把它放在保税区,要办展或研究,都可以通过保税区来借,每次最多借出来半年,然后再还回保税仓库。”

据悉,刘益谦采取存放在西岸艺术品保税仓库的方式,等于把文物带回自己身边,而且还不用交纳关税,根据鸡缸杯的成交价格,刘益谦如果全额交纳关税大约需要6000万港元。

用文物喝茶事先没策划过

7月18日,在香港苏富比公司,刘益谦在办交接手续的过程中,用这件价值连城的鸡缸杯喝了口茶,此举被广泛传播到互联网上,引起了无数网友的感叹。当然,网友们也传说纷纷,有说刘益谦用鸡缸杯喝茶,而且喝的是陈年普洱,有的说他用鸡缸杯喝了口小酒。到底刘益谦用鸡缸杯喝的是什么,此举会对珍贵的文物造成什么影响呢?

刘益谦面对晨报记者的疑惑,解释道:“我其实就是用这个方式来表达一下当时的兴奋之情。这杯子多么有故事,我拿到手,擦也没擦过,就随手往里面倒了点茶,把它喝光了。你想想,这杯子距今有600年了,当年皇帝、妃子都应该拿它来用过,我无非是想吸一口仙气。”

此前,刘益谦用天价拍得过多件国宝,甚至连皇帝的龙椅都拍到过,但其他东西他都从来没有使用过,唯有这次的鸡缸杯例外。

刘益谦对晨报记者说,对文物当然要尊重,这也是他在交接现场看到鸡缸杯后的突发奇想,事先绝对没有设计过。

鸡缸杯上手“又糯又温和”

在谈到上手这件鸡缸杯的第一感觉是,刘益谦说:“鸡缸杯光滑得不得了,又糯又温和,语言都无法形容。这种鸡缸杯的工艺现在绝对做不出来,在当时,已经达到了顶级的水平,后世的人都突破不了,乾隆皇帝还专门为明成化鸡缸杯写过诗呢。”

至于龙美术馆对于中国瓷器的收藏脉络,刘益谦表示,“这么多年,从我个人的收藏数量看,收藏的瓷器不少,但到现在为止,龙美术馆还没有好好的为中国官窑瓷器举办过一个比较隆重的展览。这也是我感到愧疚之处。说句比较夸张的话,我认为我的瓷器收藏应该是不错的,只是没有好好地宣传展示。所以这次鸡缸杯回来以后,我将和同事们策划一下,看看是不是推出一个隆重的瓷器展,目前,预计时间是在今年年底。”

[新闻链接]

明成化鸡缸杯为何珍贵?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不足一掌大小,烧制于明代成化时期,距今600多年,因其杯壁上画有公鸡、母鸡,故称鸡缸杯。现存于世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被公认为是真品且保存完整的,只有10只,其中4只在私人藏家手中,其余均被博物馆收藏,中国国内公立博物馆目前还是空缺。

之前谁拥有此鸡缸杯?

这只鸡缸杯从1949年起,共有5次转手经历。1949年,香港古玩收藏家仇焱之以1000元港币购得这只当时行家们都以为是假货的明代成化斗彩鸡缸杯;在20世纪50年代,它成为了伦敦收藏家LeopoldDreyfus夫人的藏品;1980年11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鸡缸杯拍出了528万港元,竞得者为日本著名藏家、有“小拿破仑”之称的坂本五郎;1999年4月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品相完好的鸡缸杯拍出了2917万港元的天价,成为当时中国古代瓷器在国际拍卖市场上的最高成交纪录,竞得者为玫茵堂主人、瑞士银行家Zuellig兄弟。2014年4月,仍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这只鸡缸杯第五次上拍,从1.6亿港元起拍,最后,苏富比亚洲区总裁程寿康电话委托以2.5亿港元的价格竟得,加上佣金为2.81亿港元,再次刷新了中国瓷器的全球拍卖纪录,而竞得者就是上海藏家刘益谦。

[对话刘益谦]

敢于出手,是因为我“傻”

昨天,大申网对话刘益谦,这个说话直率、举手投足中透着企业家、投资人的“阔气”的人,同时也兼具着收藏爱好者对于古玩着迷入魔般的“爱”。

大申网:对于这只鸡缸杯的购入,您有担心过其真伪问题吗?

刘益谦:鸡缸杯上一个藏家是欧洲最重要的御瓷收藏──玫茵堂珍藏,LeopoldDreyfus夫人、坂本五郎、桂斯·艾斯肯纳奇(GiuseppeEskenazi)及(传)仇焱之旧藏,脉络清晰。我在艺术品市场上买了20年,是什么样的东西自己心里多少有些数,不是没有一点概念的。

大申网:怎么想到花2.8亿去买个鸡缸杯?

刘益谦:明成化鸡缸杯的出现,是所有业内瓷器收藏人梦寐以求的。在没买回来之前,老百姓也只能在画册上看看鸡缸杯的图样,但是买回来后,大家就可以在美术馆中看到实物,这很难去用钱来衡量。1980年时这个鸡缸杯的拍价就有500多万,那时我只是个“熊孩子”,不可能有那么多钱。鸡缸杯两次拍卖都刷新了记录,说明它有这个地位。

大申网:会把它转手卖出去吗?

刘益谦:暂时不会考虑出手,我曾经会把艺术品“收”起来、“藏”起来,但是我认为自己现在已经过了通过艺术品出售获利来增加成就感的年纪了,我希望更多的人能看到它们。

大申网:很多有钱的企业家对于收藏艺术品这个行业来说都有些“望而却步”,觉得水太深不敢轻易出手,但是见您出手很果断,您有特别的秘诀吗?

刘益谦:说白了就是我比他们“傻”呗。

■名词解释

成化斗彩鸡缸杯 鸡缸杯是明成化斗彩杯之一。饮酒用具。造型为敞口,浅腹,卧足。因杯身以斗彩描绘线鸡啄早哺雏,姿态栩栩如生,辅以牡丹、兰花、柱石纹,故名。

成化斗彩鸡缸杯为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烧造时因帝王之家的高要求,成品率不高,上品供奉宫廷,次品则被销毁,因而流传到民间的数量极少。

(原标题:2.8亿港元鸡缸杯昨接回上海安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