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教者揭秘京郊全能神:聚会像间谍接头

近日,新京报记者通过有关部门,联系到通州区漷县镇曾是“全能神”信徒的宋兰和陈雅(均为化名)。宋兰曾冲进村委会,企图夺取广播喇叭宣扬“末世论”;陈雅挨家挨户散发资料,强行拉人入教。两人后被公安机关依法拘留,经反邪教志愿者引导退教。

据宋兰、陈雅称,“全能神”长期隐秘存在于京郊农村,“带领(领导传教者)”多是跨省而来,信徒只在各自的小组内活动,以教名互称,不使用通讯工具,每次聚会的保密规定具体到每个细节。

资料显示,去年10月,北京市西城法院、海淀法院对多起“全能神”案件进行判决,7名“全能神”信徒因构成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获刑。但“全能神”并未因受打击销声匿迹。招远命案后,公安部表示将一如既往依法严厉打击邪教违法犯罪活动,呼吁公众举报“全能神”邪教违法犯罪活动。

北京市负责侦办“全能神”邪教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近期北京群众举报“全能神”线索大幅增长,涉及者大多为京郊区县的农村居民。目前,相关各部门已就这些线索展开工作。

信徒受到“神迹”胁迫

2010年的一天,一个中年女人叩响了宋兰的家门。因对方自称是同村村民的朋友,宋兰将其让进屋。她不会想到,“全能神”也随之闯入了她的生活。

宋兰回忆,在与那个女人的聊天中,她被带入“神的世界”,从“耶稣基督”、“伊甸园”一直聊到“末日降临”,因为对方不断提到“可以在末日时拯救自己和家人”,宋兰一直听了下去。“最后知道要我信的神是个女基督,是‘全能的神’。”

此后,该女子隔三差五就来“传福音”,并带来《全能神你真好》、《东方发出的闪电》等小册子,要宋兰背熟记牢,还特别叮嘱“不要让外界,包括家人知道”,并解释称宋兰和家人已是两类人,她是“神的子民”,家人是不信神的“魔鬼撒旦”。

没有仪式,没办手续,几次“传福音”之后,宋兰成了“全能神的子民”并且无法退出,因为“背叛神的人会被闪电击杀”,或是受到更残酷的惩戒。

一旦有所疑虑,宋兰就会听到各种“神迹”,如北京“7·21暴雨”时,洪水绕开信徒的房屋,不信者房毁人亡;或是昌平一女子因退教全家变成毒蛇;还有产妇照顾婴儿未外出传教,婴儿变成了老太太……“神迹”听多了,宋兰不敢不信。

一位“全能神”案件侦办人员告诉记者,全能神善于人为制造“神迹”:用荧光粉在石块上书写后的“石头显字”,把石头和荧光棒用白布包裹在一起,待夜晚发光时称“神显灵”。“手法虽然拙劣,但传教者们互相配合演戏,还是让不少人受骗”。

“这是种让信徒无法逃脱泥潭的精神控制”,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王渝生分析称,有关神赏赐与惩罚的“神迹”、教义和歪理邪说不断被重复宣讲,可以麻痹人的神经,不容易醒悟。

聚会像“间谍接头”

入教不久,中年女人要求宋兰向神“捐家”,“就是把我家当成聚会的据点。”

“全能神”信徒开始出入宋兰的家中。“都不是我们村的,也不说真名,称呼都用教名,或是统一称作姊妹”,宋兰也被“赐”了“教名”。

宋兰说,信徒们的日常聚会在教内被称为“交通”,有着严密规定。为了不被村民注意到,他们进村很少走大路,也从不一起进屋,而是隔一会儿进来一人,“说是接连有人敲门会引人注意”。

信徒到齐后会将客厅反锁,小声密议,宋兰还要负责端茶倒水、做饭侍候,“‘带领’告诉我,在你家吃喝是你的福分,能积累善行”。

一旦家里有别人不适宜聚会,宋兰必须在院外做好信号,立起形状特殊的砖或者画一些符号,“信号标志并不固定,要经常变换,就像是间谍接头。”有时需要宋兰外出通知,“在他们前来的路上等候,见面不许说话,假装身体碰一下或做些特定的动作,他们就知道了。”

一次聚会时,宋兰家里突然来了朋友。“我很害怕,不知所措,他们就让我赶快祷告,诅咒那些朋友去死”,

宋兰说自己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带领”对她讲了一些聚会泄密的后果,“有人想到派出所举报,结果不会说人话了,见警察只能像狗一样汪汪叫。”

对外隔绝的组织

不仅聚会隐秘,“全能神”内部还有严格的组织架构。宋兰称,除了“带领”和几名常来家中聚会的信徒,她再没接触过教中其他人,连“全能神”实际掌控者赵维山都没听说过。

2012年入教的陈雅称,信徒聚会时禁止使用手机,上级的通知大多通过口头或印发的小册子传达,偶尔迫不得已时,会使用QQ留言,但也只是个别资历较老的信徒才有此“待遇”。

“同村的信徒从不在一起聚会,都去其他区县活动”,陈雅称,信徒还被要求跨省传教,“一是隐蔽,二是倡导抛弃世俗,特别是亲人朋友,把自己全身心奉献给神。”

“她从不在村里说这些事”,记者前往宋兰、陈雅所在村探访时,村民们对两人加入“全能神”的事知之甚少。一些村民称,前些年偶尔会有陌生人前来传教,“不说传什么教,只说是传福音,后来才知道是‘全能神’”。

办案人员介绍,在通州很多传教者均来自河北,难以掌握行踪和管控。“全能神”侦办人员称,这些跨省传教者甚至极少使用身份证,也不住旅馆,不使用通讯工具,凭借原籍教会负责人开具的介绍信找异地负责人“报到”,由异地信徒接待。

“末日”的疯狂

宋兰的恐惧在2012年底达到顶点。按“全能神”所称,这一年的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只有信徒才能得到“诺亚方舟的船票”而被神拯救,否则将被毁灭。

当年12月13日,一起“传福音”的姊妹们找到宋兰,让她在末日来临前“拯救更多的人”,并给她看一组地狱图片,“图片恐怖极了”,宋兰说,自己被吓得“魂都没了。”

“如果你没被全能神拯救,就会去这样的地狱”,姊妹们对她说,这次的“传福音”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偷偷摸摸的,要强硬同阻挡传教的“撒旦恶灵”斗争。宋兰还被要求发毒誓,“就算被抓也绝不出卖教派,否则全家遭雷击而毁灭。”

“我彻底疯狂了”,宋兰回忆,12月14日,为了能更快更广地“传福音”,她和姊妹冲进村委会,要求用广播喇叭向全村播报“世界末日”来临,让村民信神。被阻止后,宋兰等人仍不断争吵逼迫,直到村委会工作人员报警也未收手。当天,宋兰被拘留。

12月20日,“世界末日”即将到来,看守所里的宋兰一夜未眠,“太阳升起来,末日并没有来,我一下子轻松了,知道(全能神)全都是骗人的。”

“世界末日”后,“全能神”受到严厉打击,根据各地公开信息统计,千余名邪教成员相继被抓获。

如今,宋兰和陈雅均已回归正常生活,但她们一再强调不要透露自己的相貌和个人情况。“‘全能神’强调严惩退教,每天都害怕被报复”。

本版采写 新京报记者 石明磊

(原标题:退教者揭秘京郊“全能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