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市场化管理解决体育场馆闲置

原标题:姚明 市场化管理解决体育场馆闲置

昨日,北京会议中心,全国政协委员姚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新京报记者 薛珺 摄

政协委员、俱乐部老板、慈善人士、公众人物,姚明曾说自己现在比在NBA打球时更忙了。

从早年关于宏观经济层面的提案,到2014年提出“取消赛事审批”,再到去年的“推广专项体育课”,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姚明几乎每年的提案都颇具“含金量”。

今年,他关注的是体育场馆改革,他建议,可为体育馆发放年检的安全许可证,在许可证范围之内,这个体育场馆举办赛事,便可以不用再经过公安、消防等部门的审批,从而真正盘活体育场馆。

谈体育场馆改革

事业化管理应转向市场化管理

新京报:在你看来,目前我国的体育场馆都存在哪些突出问题?会导致什么状况?

姚明:目前体育场馆仍存在闲置问题,这也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很多场馆建设之初,是为了运动会或者某项赛事而修建的,而没有考虑到后续的利用。这种观念是首先需要扭转的。因为一个场馆建设后没有再利用的话,每年会消耗大量的政府预算和资源去维护。这种情况下,某些赛事活动再需要使用场馆时,费用就会非常高,而成本一旦高了,就会影响主办方办赛事的意愿。主办方不办赛事,群众也就失去了欣赏赛事的机会。

新京报:我国体育场馆的利用率如何,存在闲置率较大或浪费的问题吗?

姚明:按照体育总局的文件,目前体育场馆存在两个问题,一方面是大量闲置、一方面是大量不够。至于到什么程度,没写。

新京报:目前有些体育馆是挂靠行政机构的,可能会存在事业机关的管理和业绩的经营不统一的情况。这方面今后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

姚明:所以说,如果体育场馆没有赛事举办的话,就会造成资源浪费。目前很多事业单位对管理人员没有合理的激励机制,导致很多管理人员认为“多办多出事儿、少办少出事儿、不办不出事儿”。所以我认为,既然体育馆已经建完了,机制上也应该试着调整。如果事业化管理能转向市场化管理,体育场馆就会越来越符合现代城市的需求。

新京报:你今年的提案也提到了转变管理思路、盘活体育场馆,你觉得具体该怎么做?

姚明:我认为,目前我们应该考虑的重点是如何把体育场馆充分利用起来、向市场化推进。可以考虑给体育场馆发放类似安全许可证的证件,而赛事主办方可以向体育场馆购买服务。这种情况下,在安全许可证范围之内,一段时间内在这个体育场馆举办赛事时,可以不用再经过公安部门和消防部门的审批,只要配套设施和标准到位就行。

安全方面,例如篮球比赛、排球比赛等赛制都应有各自的安全标准。如果这些方面能做到,政策也许可以真正落地。

新京报:新建体育场馆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姚明:应该考虑其覆盖范围、未来的运营成本和使用价值等因素。总的来说,并非先建体育馆,再考虑做什么。我们要树立这种观念:体育馆是为了什么而建,而不是为什么建体育馆。

谈体育教育

“从娃娃抓起”应更注重引导兴趣

新京报:之前有地方提出可以把体育场馆免费或以优惠价格提供给公众使用,对此你的看法是什么?

姚明:这是一种很好的尝试,其实不同的方法都可以尝试。但是目前存在一个问题是,大多数体育馆的位置都距离市中心较远,交通不够便利,这种情况下就算优惠开放,公众去的次数也不会多。

新京报:对这种状况,你有何建议?

姚明:随着大家对体育锻炼需求的不断增加,以后体育馆的建设要考虑选址问题和设计功能。例如,在国外,有观赛型体育馆和应用型体育馆,观赛型体育馆是像鸟巢、五棵松这样可以容纳数万人的体育馆,它考虑的是赛事的举办;而应用型体育馆一般座位不多,可以隔成羽毛球区、乒乓球区、排球区等功能区,以体验性为主。

在今后建设体育场馆时,可以根据不同地区、社区的市场需要,选择建设哪种类型的体育馆。同时,还要满足收、支两条线,合理并持久性利用场馆。

新京报:在你看来,体育场馆的建设和规划是否要考虑公益性?

姚明:我认为,体育本身确实具有一定的公益性,但是也要考虑成本。如果体育只考虑公益性,例如向公众免费开放,可能会影响体育场馆长期的利益和运营。在我看来,免费是一种公益、低收费也是一种公益,看大家怎么选。

新京报:你也一直在做公益方面的事情,而且很关注青少年的体育教育。在你看来,体育是否要从娃娃抓起?

姚明:我觉得“体育从娃娃”抓起是针对竞技体育的,但我们更多要考虑的是,体育是为了什么?体育是为了强身健体和锻炼人的素质。从这点出发,我们应该按照兴趣爱好的方式去引导青少年,而非通过强制性方法,不然会使他们失去对体育运动的兴趣爱好和长远动力。

谈体育产业

市场话语权不够 需要管办分离

新京报:目前,体育产业方面有很多投资涌入,是否会泡沫化?

姚明:我觉得投资都是理性的,只要你投的是自己的钱。关键是看改革力度是否跟得上,跟不上的时候就会变成泡沫。

新京报:要发展一个成熟的体育产业,我们还欠缺哪些环节?

姚明:我们的市场话语权还不够。在市场化运作的情况下,流通领域的主体要互相促进、竞争、监督、制衡,才能最终形成大家公认的体育规则。互相之间都是利益相关方,都是捆绑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我们需要在公平的条件下发展体育产业。换句话说,我们可以管办分离。

新京报:你之前提到过,体育人才的模型是座金字塔,分为精英运动员、半职业爱好者和普通爱好者三层。这三层人才的比例,近几年是否有变化?

姚明:目前没有,从结构上还没有形成调整。金字塔结构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结构,从塔尖到塔底很匀称。而我们现在是一个中间断层的结构,风一吹就倒了。如果背后的管理机制没有改革,这个情况短期内不会改变。

新京报:这种结构下,需要迫切改变的是什么?

姚明:如果作为一个切入口的话,可以从社会上有影响力的赛事改革做起。赛事改革一旦做热,大家吸引力到了,自然而然会关注到后面的东西。

★新闻内存

“取消赛事审批”建议被国务院采纳

2014年4月3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姚明做了《取消赛事审批 激活体育市场》的发言。当年9月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要简政放权、放管结合,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放宽赛事转播权限制,最大限度为企业‘松绑’。”

据新华社报道,姚明的意见引起国务院领导重视,并体现在《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中。2015年初,李克强总理就《政府工作报告》听取意见建议时,对姚明说,我们文件的有关表述与你之前提的意见有直接关系。

新京报记者 李婷婷 刘玮 田欣欣


辉煌到衰落,东北发生了什么

如果看过1978年以来中国城市的经济数据,你肯定会发现一个很大的变化: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排名前十的城市有四个是东北的,而到本世纪初,这一数字是零。


性别平等社会可以坦然做娘炮

终有一天,我们会认识到,八块腹肌的黄景瑜们与张牙舞爪的小娘炮们都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他们想喜欢谁就喜欢谁,想认为自己是什么性别就是什么性别,这是一件纯粹取决于个人意愿的事情。


发不出论文?做个一把手厅官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人心是最大的政治。现在而今眼目下,若再不来收拾人心,若再不来重视外行一把手胡作非为的问题,怕是会让乐观者悲观,让悲观者绝望的!


现在的房市就是5000点的股市

在回答我南海岛礁的问题时,王毅外长有句话掷地有声: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真正的主人!其实,房市也是如此,泡沫终将破灭,历史终将证明,谁只是匆匆过客,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